当前位置 > 主页 > 河南舆情 >

“借款”1.7亿元,为什么三天不到就还了?
  • 2018-05-24 19:03
  • 来源:
  • 责任编辑:admin
  •   我现实名举报白世平涉嫌的违法犯罪。网络上的“同居4年,欠债1.7亿元”诸多内容不实,因本人文化程度不高,再则遭到恐吓、威胁、利诱。最近又遭到对方利益人(律师、法官、社会闲散人员等)的枉法执行、恐吓坐牢、威胁人身安全让我本人身心疲惫。现对白世平的个人暴力、违法行为我要揭发!

      白世平与房姐龚爱爱系同事,现在龚爱爱判刑,白世平还在逍遥法外。他原来一边银行上班一边揽财数十亿,拥有7个煤矿、3个加油站、十几套房产,还有3个身份证。连我都不知道他现在到底多大年龄了。
      看看白世平的钱是如何来的
      白世平供职的两个金融机构分别为神木信用联社(2009年后改制为神木农商银行)、长安银行(国企控股)均由陕西省信用联社监督管理、陕西省政府代管,陕西省委领导把控该银行整体战略和发展方向。
      白世平涉嫌违法发放贷款造成神木农商银行重大损失,白世平作为银行的负责人,违规放贷给其亲戚李生杰、老婆段晔、他的妈妈、妹夫崔建国、亲戚朋友等几百万、上几千万贷款,有些转贷给他人经营盈利,但均已造成银行企业的重大损失,多数无法追回。是否应该追究白世平在其银行直接负责人的刑事责任,但直到2015年白世平离职,陕西省信用联社没有发现?没有处理?陕西省政府、陕西省联社领导的包庇不无责任。

      一、非法集资、入股煤矿:身为银行负责人,利用人民群众对一个金融机构公职人员的信任、利诱他人贷款、并非法集资大量资金到自己的煤矿入股,大多贷款人都得不到分红,并利用社会对政府银行的信任和职务便利在银行贷款、涉足酒店房产等经营、民间融资等等经营活动。
      白世平在府谷县能东煤矿、东峁煤矿、通源煤矿等均有股份。而且能东煤矿的人说,白世平在神木府谷好几家企业还持有股份。白世平2014年在神木法院的离婚诉讼中(【2014】神民初字第04269号),本人自认在北京以煤矿名义贷款1.5亿元,在长安银行以煤矿名义贷款2600万元;其妻段晔也称有煤矿股权若干,这些都证了白世平参与煤矿经营的事实。除煤矿股权外,其妻段晔还称白世平有多个地产项目和宾馆、加油站等。





      白世平与人合作搞房地产开发的协议:

      二、巨额财产,堪比房姐龚爱爱
      白世平违法参与经营活动,资产众多,据不完全统计,房产14处,巨额债权,地产项目等。
      债务除离婚判决中提到的4000万元外,粗略估计,白世平资产至少有数十亿。
      如此巨额财产,无论如何与其身为国家公职人员的身份都不能相提并论。其持有多处房产如何实现?
      白世平的发迹背景与房姐龚爱爱如出一辙,担任农村商业银行、长安银行领导职务,参与煤矿经营,跻身神木地下钱庄融资行业,并开始囤积房产、投资高档娱乐项目。长安银行是国有控股的银行,是省国资委管理的国有企业,白世平身为国企人员,个人名下拥有巨额资产,希望有关部门查查他的巨额资产的来源。

      三、白世平拥有多个身份证,法院判决书显示他17就生娃
      众所周知,房姐龚爱爱于2013年因拥有四个身份证,最终以伪造、买卖国家机关证件罪被判处刑罚。同样,白世平至少共有三个户口,一个是1961年的,身价证号为612722196102260292,一个是1972年的,身份证号为612722197202190273,第三个是现在2014年法院的两次判决书,上面都称他是1976年2月16日出生,离奇的是,法院判决书中法院查明白世平与前妻于1993年生有一女,也就是说白世平17岁便生孩子了,这么明显的造假都没人发现。
      四、网络上传的裁判欠债1.7亿元从何而来?为什么三天不到就还了?
      白世平作为公职人员,为了经营生产,分别都给亲戚李生杰、老婆段晔、他的妈妈、妹夫崔建国、亲戚朋友都大额转过钱,让他们亲人有没有写借条我不知道,跟他们亲人有没有起诉“借款”我也不清楚,但是转账、几百、几千万是有的。
      利用我与他的男女朋友关系,给我转账,并隐藏白世平的公职身份经营数十亿的产业不足为奇,我曾经也是他的亲人啊,但是为了钱财进而殴打、威逼写下1.7亿“借款”也成了事实,法院裁判那么多?白世平赠于我的也全部做了执行,我的人身受到伤害、我现在身无分文,我成了整个事件最大受害者。
      网友看到的新闻,三天不到1.7亿就还清了,其实不然,白世平的执行法官白东平、其代理律师廉高波违法违规威逼本人签订了一份《执行和解协议》,事实上我哪里有那么多钱,只有可怜的当初白世平赠给的财产,也被用各种违法手段搜查全部处理。

      申请执行人代理律师违法情况
      1、申请执行人代理律师廉高波在得知本人签收西安中院《通知书》后,不断打电话骚扰本人,并发短信威胁恐吓本人,称要是将款项支付到指定账号,不得向法院支付,否则将恢复执行,重新上黑名单,同时还要追究我的拒执罪(附件10:手机短信)。
      2、廉高波律师以核对内容为由,从本案执行法官白东平手中夺走《执行和解协议》原件3份及复印件后离开榆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后不知所踪。该事件发生时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法官尚为民及其他办案人员、债权人张文伟代理律师、被执行人朱瑞代理律师均在场。现本人仍未见到《执行和解协议》原件或复印件,现对榆林中院附卷的议真实性严重质疑。
      即使身为被执行人,也有权维护本人的合法权益。鉴于上述事实,本人实名举报榆林中院白东平违法办案,恳请贵院为本人主持公道。现白东平已寻找各种理由推翻和解协议,恢复执行并对本人采取措施,为了避免榆林中院白东平法官继续徇私枉法,并因本人的举报在日后执行过程中滥用职权,对本人实施打击报复,恳请贵院依法追究其责任,对本人的人身安全采取保护措施,并另行指定其他法院受理本案。
      另外,廉高波身为律师,其行为是对司法权威的挑战!不仅严重妨害了本案的顺利执行,且违反了我国《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恳请贵院依法追究廉高波律师妨碍执行的法律责任。

      举报人:朱瑞

      2017年12月7日





      具体看我的博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