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河南舆情 >

黑心煤矿,逼死我父,人命关天,天理何在!
  • 2018-05-24 19:03
  • 来源:
  • 责任编辑:admin
  •   我爸叫刘新才,今年54岁,湖南省娄底市新化县温塘镇祥星村人,于2017年12月8日在其工作的本村本院落的韩家山煤矿身亡!现怀着悲痛的心情陈述这惨事的发生与发生后煤矿无作为事实,恳请各界朋友能帮我父伸张正义,平息滔天冤恨!
      12月8日前面的陆续几天,接到我爸多个电话,向我诉苦,说不想在家里煤矿上班了,称和煤矿老板吵架,受了很多委屈,我开导他,说你都五十多岁了,煤矿里煤灰又重,不想做就别做了,来长沙玩玩,如果实在累了一辈子,不习惯清闲的生活,我、我弟、我姐夫都在长沙,也可以在长沙帮他找点比较轻松的工作,过过比较自在的日子,可我爸说,他累了一辈子,流血流汗受尽委屈,用锄头用双手赚的苦命钱都以占股份的形式放在了煤矿里,到头来十几年过去了,红利没分过几块,煤矿一直在生产,一直在盈利,可盈的利却只是一天天增加了煤矿各老板的车子房子和风光,可他这样的小股民可以说是血本无归,连在自己贡献了一辈子的煤矿上个班都要受委屈,他不甘心!好不容易建了个新房,可煤矿老板又在新房旁建了个煤坪,屋前倾倒矿渣,弄得家里灰尘遍地,多次找领导协商帮忙解决下问题,可都被置之不理,连住都住的不安身,他不甘心!上个班也是尽职尽责,凭什么要受领导诘难,凭什么要走,贡献了一辈子,就这样赤条条,灰溜溜的走,他不甘心!听我爸说的咬牙切齿,我只能开导他说,人各有命,老实人只能过老实人的生活,五十多多了,安享晚年过得轻松自在就好,儿孙自有儿孙福,也不需要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父亲再劳心劳力,一切看开点。我发现他精神太激动,那段时间每天打几个电话开导劝说他,也向我妈询问他的状况,并打算就这十几号的样子把他接到长沙,可谁曾想,12月8日就是昨日凌晨5点左右就接到我妈电话,说我爸不见了,到处找都没找到,我一听慌了,赶紧通知我弟他们,一起开车往家赶,在路上听到在家的大姐夫来电说,在煤矿班房里找到了爸,受了很重的刀伤,喉咙都断了,穿着煤矿里的工作服工作鞋准备去上班的样子,还有口气,我们家人一致决定,有口气在就极力抢救,可不曾想,我们赶在救护车前把我爸送到县人民医院抢救室后,半小时不到得到医生的答复却是噩耗,当时只觉天旋地转,我姐她们更是晕倒,可怜我妈还在被我们瞒着!
      死者为大,再悲痛,也得让我爸体面的走完最后一程,把我爸安置好后,犹记几天前他咬牙切齿说的三个不甘心,他是被黑心的煤矿老板们给逼死的,给活活气死的,他一个普通老百姓,一个在煤矿工作了40余年的小苦力,一个在煤矿里贡献了一辈子的本份职工,最后却只能用他自认为卑贱的生命控诉着黑心的煤矿老板们,血诉着自己的委屈与冤恨,做为他的儿子,我必须为他向煤矿讨个公平,所以来找煤矿,可一到煤矿,一大群人围着我们的车子不让进,我是来讨说法讨公平的,不是来无理取闹惹事的,无奈只能下车与我姐,姐夫,弟弟他们走路找到煤矿矿长,可矿长却说他也只是下面做事的,最终决定要老板刘如松来做,我们只得烦请矿长联系刘如松,可从下午到晚上,老板刘如松都不曾露过脸,从情理上来说,作为老板,下面帮其工作了40余年的职工过世了,就算不亲自到灵前拜祭下,至少也得电话给家属慰问下,可他却是不闻不问,就连我们家属给他电话,他都说跟煤矿没有关系,煤矿没有责任,不过后面来了几个煤矿负责人,说是老板刘如松委派他们来和我们协商这庄惨事的,但是从头至尾,他们不承认有任何责任,更不承担任何责任,就算适当的丧葬费也是出于人道主义的帮助,说的不好听点就是施舍!难道被煤矿活活气死,活活逼死的爸,只能得到施舍!难道平常友善尽责的爸,只配施舍!难道被因侵吞了一生血汗钱而心有不甘的老苦力,真的只能含恨九泉!难道因环境污染不得安生的普通老百姓,真得去地下了也只能继续不得安生!难道为煤矿贡献了四十年最终还在工作的地方冤屈而去的本份职工,真的只能继续委曲求全!难道用命控诉委屈的爸,真的不得沉冤得雪!
      恳请各界人士,能够帮忙伸张正义,能够为社会带来点正能量,给社会多点希望,给黑心煤老板们一点报应,让社会多份公平!恳请各位朋友多多转载,让更多人知道这件血淋淋的惨案,看看这些黑心煤老板们吃人不吐骨头的丑态。
      不孝子刘唐辉拜谢!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iframe src="?vid=XMzIxNzI4MTYwMA==?from=ty&width=640&height=480" frameBorder="0" marginwidth="0" marginheight="0" scrolling="no" width="640" height="480" ></ifra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