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主页 > 河南电力 >

七旬老太花光养老金买保健品 儿子"卧底"助母亲
  • 2018-05-24 19:13
  • 来源:
  • 责任编辑:admin
  •   45岁的马升是一位跑长途的司机,一天有十多个小时都在外面跑车。母亲高娜今年已经70岁,15年前,父亲去世,在马升的记忆里,保健品就是从这时起,像幽灵一般闯入了母亲的生活。

      十多年间,母亲把每个月2000元退休金都拿来买保健品,累计花费不下20万元,甚至把马升给她购买保险的钱也退了,拿去买保健品。在马升眼里,母亲对于保健品的痴迷已经达到“走火入魔”的程度。马升决定帮助母亲戒掉保健品的“瘾”,他卧底这些保健品组织,摸清了推销套路之后,母亲逐渐醒悟了过来。文/广州日报记者肖欢欢

      在马升的印象中,母亲一直克勤克俭,父亲去世对母亲打击很大,她的生活就完全变了样,经常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

      有一次,母亲和几个老年人到广场散步,见到几个老头老太在一起聊得火热。她凑上前去,原来这几人正在探讨一种保健品,叫林芝虫草花胶囊。“他们都说吃了这种保健品,腿脚比以前更利索了,腿也不疼了。”高娜因为年轻时下田干活,长期泡在水里,有风湿性关节炎,于是她决定买药试试。

      听完讲座回来“中了邪”

      以前,马升回到家时,母亲早就上床睡觉了。但接连几个晚上,母亲甚至晚上11时才回到家。“问她做什么去了,她说听课去了。”马升并不在意,想着母亲寡居后孤单,在外面能有些自己的活动,也是好事。

      后来,马升渐渐察觉到有些不对劲。他试图跟着母亲,但她不让儿子一起去,“只有做她的下线才能带去听课。”

      有一天晚上,母亲12点才回到家。马升决定对她进行“突击审问”。母亲说,一周前,小区里来了几个“医生”,带着她和几位老人一起去附近酒店听保健讲座,说他们的林芝胶囊不仅能治疗心脑血管疾病,还能治风湿性关节炎,一盒林芝胶囊7000元,医生免费为她做体检,最后还送了一壶油和手表作为礼品:“他们说了,这个手表能监测身体状况,手表如果哪一天不走了,就要赶紧去医院找他们买药。”

      马升拿过手表一看,就是普通的电子表,根本不可能监测身体状况。

      那次保健讲座之后,母亲就像“中了邪”,通过多次跟踪,马升发现,母亲的上线是一位剃了光头的中年妇女,“问她为啥剃个光头,她说剃了头抹药方便,抹了药,3年不得脑血栓。我看过这些保健品的瓶子,没有生产厂家,连厂址也没有。”

      吃了保健品能活120岁

      一次,马升趁着母亲出门,打开母亲的房门,一眼望去,满房间的保健品,保健床垫、灵芝、蛇酒、红外电子按摩仪,就连床下塞的也是。光胶囊就有30多盒。

      马升说,十年来母亲购买的保健品已经升级换代了好几回。一开始是电子按摩仪、蛇酒、药酒,后来开始升级为灵芝粉、灵芝胶囊,复合维生素,到现在发展为清除体内毒素的小分子活性酶饮品和预防脑血栓的保健品。

      “名堂多得很,她跟我说起来一套一套的,我听了头都大。”马升说,母亲不仅自己吃这些保健品,还经常在亲戚朋友中发展“下线”。

      上个月,马升老家的一位表嫂得了半身不遂,高老太决定向她推荐一款灵芝胶囊。马升十分恼火,当晚就打电话给了那位亲戚,说母亲的保健品全是骗人的。为此,高娜和儿子的关系闹得非常僵,有几个月没说话。现在,高娜有些走火入魔,因为有推销员告诉她,吃了他们的保健品,能活到120岁,她坚信不疑。

      暗自取3万元买保健品

      今年,高娜的“中毒”程度似乎进一步升级。马升花了3万元给母亲买了保险,保险的投保人、受益人都是高娜,4月11日保险到期。但在3月底,母亲却背着他,把钱取走了。

      “我每个月3000元,妻子每个月1800元,她把3万多元钱取走了,她把这些钱都拿去买保健品了,等于是白白送人。”马升说,这件事犹如在他的心头插了一刀。

      说起母亲的“顽固不化”,马升有些无奈:“我这个亲儿子还不如他的保健品儿子。我觉得她这样买保健品,跟吸毒没什么区别。”

      如今,母亲把每个月2000元退休金都花在买保健品上了,十年间老人花在买保健品上的钱不下20万元。最让马升担忧的是,老人把看病的钱用来买保健品,万一将来得个什么病,他手头根本没有余钱给母亲看病。有一次,那些保健品推销员又上门,被马升赶走。母亲狠狠地骂了他一顿,还不停地向保健品推销员道歉。

      儿子卧底帮母亲“戒毒”

      马升决定将母亲从保健品“毒瘾”中拉出来。经过两个月的摸索,马升逐渐掌握了这些保健品推销员的套路。

      推销员见到老人特别是本来身体就不太好的老人,就会把病情描述得非常严重,利用老年人对死亡的恐惧心理,诱其购买保健品。

      另一个办法就是让老人食用对身体有点疗效的保健品,并建议他们向其他老人推销,老人可以从中获得很高的提成,让老人们觉得占了很大便宜。等老人们醒悟过来的时候,大部分都已被对方洗脑,难以自拔。

      此外,推销员还会以发放传单、开展讲座等方式向老人们介绍一些健康知识。那些上台发表“演讲”的“过来人”,不少都是保健品厂推销员安排的“托儿”。

      今年6月的一个周末,马升去一家酒店听了一场保健品讲座,一进去就发现里面挤满了30多名老人,台上一名70多岁的老太太讲述自己吃了某款保健品后,20多年的风湿性关节炎好了,现场的老人们个个神情亢奋,拼命鼓掌。马升说自己想做这款产品代理,逐渐取得了对方的信任。

      马升私下打听到,这些台上传授经验的“老师”都是保健品推销员请来的,每讲一次课,可获200元报酬。有一次,马升专门把他和这名“老师”的对话录了下来,放给母亲听。

      如今,高老太已经开始有所醒悟:“那天晚上,她看起来很懊恼,她好像开始意识到自己被骗了。”马升说,他决定每周抽出一天时间来陪陪母亲,希望她能早日摆脱保健品的“毒瘾”。